您的位置:主页 > 文化快讯 > 数据 疫情对文化产业有哪些影响?听听2136家文化

数据 疫情对文化产业有哪些影响?听听2136家文化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1-01-13 18:17 浏览次数:

  新冠肺炎疫情已经波及文化产业诸多领域。演出停摆、影院关闭、旅游订单取消、节事活动叫停,这些现象背后是产业上下游企业痛感传递。为此,北京师范大学文化创新与传播研究院面向北京文化企业进行调研。截止2月10日,受访企业总计2136家,涵盖文化产业九大类的大中小微企业。

  疫情对所有文化企业都是一次大考。本次调研从受访文化企业经营现状、困难、需求等入手,了解到企业的真实诉求。以下是调研的内容分析。

  受访企业遍布文化产业九大类,其中属于文化核心领域的企业占82.29%,属于文化相关领域占17.71%。

  49.63%的受访企业为小型文化企业,40.4%的为微型或初创文化企业,中型及大型分别占6.6%和3.37%。

  78.9%的受访企业处于完全停工状态,且开复工率和企业体量关联度较大。体量越小的文化企业完全停工比例越高,近九成微型及初创企业完全停工,大型企业中完全停工比例也超五成。

  超四成受访企业认为本次疫情的影响非常严重,事关企业生存。三成表示会导致企业生存困难,在很长时间内无法恢复。仅有不到4%的认为影响不大或无影响。

  规模越小的企业遭受负面影响越严重。从所属类别看,受负面影响最大的是文化娱乐休闲服务业、内容创作生产业,文化投资运营业影响相对最轻。

  受访企业承受的最大压力来自于房租物业等支出。日常经营收益减少、工资社保支出、市场不确定性、关联产业停工等因素也加剧企业痛感。

  32%受访企业表示仅可支撑1个月,49%受访企业支撑时长在1-3个月,两者合计81%。可见在疫情造成成本不降、营收减少情况下,三个月是绝大部分文化企业的生死线。

  企业体量越小,可支撑时间越短。将近85%的微型及初创受访企业、81%的小型企业、76.59%的中型企业无法支撑过三个月。大型企业状况相对较好,三成以上表示可支撑6个月以上。

  研究显示,小微企业整体的抗风险能力相对于大型企业明显较弱,以现金流判断能够支撑3个月及以上的文化企业并不多。而从文化产业生态来看,不同规模企业上下游协作关联程度高,小微企业生存也关系到大型企业疫情后运营恢复周期,以及产业链能否快速运转起来,需要我们格外关注。

  32.77%受访企业初步估计已经产生50万元以内的直接经济损失,26.87%的为50-100万元,26.59%的为100-500万元。已产生损失超过500万元以上的企业合计超过14%。

  由于疫情影响,八成企业出现项目变更情况。其中43.91%受访企业项目变更涉及资金达百万级。17.22%的涉及资金达千万以上级别。

  超四成受访企业认为全年营收会比上年度减少50%以上,其中微型企业占46.93%。超三成企业预期减少30%-50%。19.94%企业预期减少10%-30%。

  特别应该关注,预估营收减幅超过50%的企业所在大类前三位为内容创作生产、文化娱乐休闲服务、文化辅助生产和中介服务。其中,演出、文旅、会展行业分属上述三大类,都因为线下人群聚集消费受阻,以及市场不确定性强导致未来项目无法筹备等特性存在悲观情绪。

  为了应对即将出现的现金流危机,适度减员是企业自救途径之一。调研数据表明,54.68%的受访企业尚无减员计划。16.99%受访企业计划减员10%以内,13.95%的计划减员10%-30%,14.37%的计划减员30%以上。

  其中计划减员50%的受访企业所属大类,排前三位的分别为新闻信息服务,内容创作生产和文化传播渠道。无减员计划的受访企业所属大类,排前三位的分别为文化投资运营、文化消费终端生产、文化装备生产。

  文化项目的市场前景往往受到内容题材、创制周期、消费者需求等多重因素影响。疫情导致人群聚集的线下消费受阻、市场不确定导致已有投资泡汤和未来项目无法推进,导致本次疫情痛感最强的企业集中在演出、影视、文旅、会展等行业。这种情况下,我们尤其要关注创制周期长、对市场投放时机敏感的项目,确保相关企业在疫情结束后仍有存量资金尽快投入再生产。

  面对现金流压力,企业政策呼声最高的是“灵活性延迟社保补缴时间”。其次为“阶段性允许企业采用灵活薪酬制度”、“提供防疫支持防疫确保复工安全”。

  对于不见面即可办理申报审批的电子政务系统,以及针对疫情导致的合同纠纷获得法律援助也有很强的需要。此外,部分企业在抗疫期间以技术、资金、人力等方式做出贡献,希望能获得政府层面的奖励,彰显荣誉感。

  在各类财政金融措施中,文化企业呼声最高的是减免房租,需求度接近满分。对于政府层面减免税费、建立专项抗疫扶持资金,对于金融机构提供低息、展期等宽松政策期待也很高。

  疫情之下,各方都面临巨大财务压力。如何发挥公共财政的引导作用,发挥金融财税手段的杠杆作用,以有限资金用于最薄弱环节,同时调动“多方抬”机制,确保文化企业“不寒心”,保有蛰伏渡困的能力,在疫情后仍能自身造血,应是施策重点。

  46.7%的受访文化企业已经采用远程协同办公解决疫期封闭问题;27%的文化企业正在通过创新内容题材等方式开发新项目;26.2%的企业对自身项目的市场档期进行变更;16.9%的企业拓宽线%对原有宣传营销计划进行调整。●

  其中,信心比较充足的前三位产业大类是文化投资运营,文化消费终端生产,文化娱乐休闲服务。信心指数相对较低的三大类是

  智力投入、创意劳动和无形资产。疫情之下不少文化企业已经通过项目内容调整、周期调整、工作方式调整来减轻损失,并为疫情结束后的“拐点”积蓄力量。而文化消费市场根源于老百姓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与需求,待疫情平稳后很有可能出现爆发式增长。只要文化人才创新能力不停,文化企业自身动能不止,发展希望就在!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