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教育新闻 > 调查:全国各省份教育发展水平比较分析

调查:全国各省份教育发展水平比较分析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08-03 05:21 浏览次数:

  教育健康发展,仰赖科学决策。科学决策就是按照规律办事。揭示规律要依靠扎实可靠的调查研究。大兴调查研究之风,服务教育改革发展,这是本栏目的使命。

  教育是社会事业。全社会都十分关注教育。我们热情欢迎社会各界人士赐稿,字数最好在8000字以内,附有统计分析图表。

  欢迎传播本栏目的文章。请转载者特别注意:本栏目文章为专业研究成果,不是普通新闻稿;网络版本由人民网、中国教育新闻网首发;其他任何单位只有与本报签订本栏目转载协议,方可转载;对无协议转载的,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我国教育自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有了巨大发展。政府宣布,义务教育已经基本全面普及。2010年高中阶段毛入学率达到82%,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到26%。从入学率指标看,我国教育已经达到世界中等水平。

  但是,我国是一个社会经济发展极不平衡的国家,地区之间教育机会、教育质量和教育公平水平差异很大,很不均衡。为了缩小地区之间教育发展的巨大差异,推进教育均衡发展,需要构建科学的教育发展指标,全面、客观地描述地区教育发展水平和差异,为制定和执行缩小地区差异的公共教育政策提供充分、准确的信息。本文试图构建适合我国情况的教育发展指数,并依据这个指数比较分析了2009年31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的教育发展水平。

  提升教育机会、教育质量和教育公平水平,取得社会公众满意的教育成果,是教育发展的主要目标。衡量教育发展总体水平的指标应该包含这4个方面的内容。但是,目前我国教育统计基础比较薄弱,缺乏教育质量统计评价数据,人口大规模流动导致各个地区的人口受教育程度相当程度上脱离了当地教育发展实际。限于现有的统计数据,我们构建了由教育机会指标、教育投入指标和教育公平指标构成的教育发展指数,其中的教育投入指标作为教育质量的替代指标。

  之所以将教育机会指标的权重确定为40%,是由于上述教育发展指数中没有教育成果的内容,且教育机会的高低对教育成果有直接影响,适当增加其权重是期望可以对缺失教育成果指标有所弥补。

  根据上述指标,我们使用政府部门公布的统计数据,计算了2009年31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的教育发展指数(如表1),用于反映各个省份教育发展的总体水平。

  从表1可以看到,2009年,教育发展水平最高的是上海、北京、浙江等经济发达地区,最低的是贵州、云南、等经济欠发达地区,教育发展水平与经济发展水平有着密切的关系。但是,经济发达的广东省,由于教育公平水平在全国倒数第一,教育投入水平也比较低,教育发展水平排在倒数第6名,远远低于其经济发展水平,说明经济发展并不必然带来教育的相应发展。

  一个地区的教育发展水平是由教育机会水平、教育投入水平和教育公平水平3个方面共同决定的。从各省份教育机会水平(见表2)、教育投入水平(见表3)和教育公平水平(见表4)之间的关系看,全国31个省份大致可以分为均衡发展、非均衡发展两大类型。

  均衡发展类型的省份,构成教育发展指数的3个方面差异不大。属于均衡类型的省份共12个:上海、北京、浙江、黑龙江、陕西、四川、海南、广西、新疆、安徽、甘肃、贵州。其中,上海、北京、浙江属于高水平均衡;黑龙江、陕西、四川、海南、广西属于中等水平均衡;新疆、安徽、甘肃、贵州则属于低水平均衡。

  非均衡发展类型的省份,构成教育发展指数的3个方面存在较大差异。属于非均衡发展类型的省份共有19个:天津、江苏、福建、辽宁、吉林、内蒙古、宁夏、重庆、河北、青海、山西、江西、山东、湖南、河南、湖北、广东、、云南。非均衡发展类型又可分为教育机会相对薄弱型、教育投入相对薄弱型、教育公平相对薄弱型3类。属于教育机会相对薄弱型的省份有吉林、内蒙古、宁夏、青海、、云南,属于教育投入相对薄弱型的省份有河北、山西、江西、河南,属于教育公平相对薄弱型的省份有广东、天津、江苏、福建、辽宁、重庆、山东、湖北。

  教育机会水平由教育机会指数的大小决定。我们设计的教育机会指数由学前教育毛入学率、义务教育毛入学率、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和高等教育毛入学率等4个指标构成。

  教育机会指数=1/4(学前教育毛入学率指数+义务教育毛入学率指数+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指数+高等教育毛入学率指数)

  在计算各省份各级教育毛入学率时,我们使用常住学龄人口而非户籍学龄人口作为基数,以反映人口大量流动时代各地区的线年各省份教育机会指数(见表2)看,水平最高的是浙江、上海、北京等前10个省份,除了重庆外都属于东部经济发达地区;而位列后10名的省份有7个属于西部经济欠发达地区。可见,总体而言,一个地区的教育机会水平与经济发展水平有非常密切的关系,经济越发达,教育机会水平越高。

  排在后10名的省份中,有两个中部省份、一个东部省份。尤其引人注目的是北京,这个公认为教育最发达的地区,其教育机会水平还低于浙江、上海,主要原因是常住人口中非户籍幼儿的学前教育毛入学率远低于浙江、上海,拉低了教育机会指数。这既反映了地方政府是否积极主动发展教育的阶段性水平,也反映了地方政府是否促进了不同层次教育的协调发展水平。

  教育投入指数=1/8(小学生均事业费指数+初中生均事业费指数+高中阶段生均事业费指数+高等教育生均事业费指数+普通小学师资指数+普通初中师资指数+普通高中师资指数+普通高校师资指数)

  由表3可以看到,东部经济发达地区教育投入水平较高,西部经济欠发达地区投入水平比中部经济较发达地区更高。东部经济发达地区教育投入与经济水平关系比较密切,中西部地区教育投入与经济水平的关系似乎不是很密切。造成上述现象的主要原因是西部地区获得了中央政府更多的财政转移支付经费,教育投入水平高于其经济水平。另一个引人注目的现象是北京、上海的教育投入水平远远高于其他经济发达的省份,但经济发达的广东,教育投入水平还不如吉林、辽宁、内蒙等经济力量较弱的省份。

  我国现有的统计资料中,没有反映阶层之间、学校之间、性别之间教育公平的指标,所以我们只能构建包含城乡公平和省内县域公平指标的教育公平指数:

  教育公平指数=1/8(小学专任教师学历的城乡差异指数+初中专任教师学历的城乡差异指数+小学生均事业费的城乡差异指数+初中生均事业费的城乡差异指数)+1/4(县际小学生均事业费基尼系数+县际初中生均事业费基尼系数)

  小学、初中生均事业费和教师学历的城乡差异,一定程度上可以反映教育的城乡公平水平。一个省份内县际间小学生均事业费基尼系数和初中生均事业费基尼系数,可以反映县际间小学和初中教育经费的差异,揭示省内县域间教育资源的公平情况。

  从表4可以看到,教育公平水平与经济发展水平没有密切的关系,教育公平水平高的有经济发达的上海和浙江,也有经济欠发达的和青海;教育公平水平低的有经济欠发达的甘肃和新疆,也有经济发达的广东、江苏和山东。广东作为经济发达地区,其教育公平水平全国最低,而且远远低于倒数第二名的重庆。显然,提高教育公平不在于经济发展水平,而在于合理的教育政策和政策的执行力度。

  应该指出的是,这里的教育公平只计量了城乡公平和县域公平,没有反映校际公平、阶层公平和性别公平。如果有校际公平、阶层公平和性别公平的数据,像北京这样校际和阶层差距明显的地区,教育公平的排名将会下降。

  (责任编辑:史雅乔、林露)6调查:全国各省份教育发展水平比较分析2012年04月16日1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