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长寿新闻 > 长寿:宁愿建在峡谷旁偏偏不住长江边

长寿:宁愿建在峡谷旁偏偏不住长江边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1-01-13 05:35 浏览次数:

  作为一个相对平坦的城市,长寿城里竟然藏着一个峡谷——三洞沟峡谷。这在全国来说,都是不寻常的。另一个例外之处是,城区扩了好几轮,却没有丁点向长江边发展的意思。

  纵观长江自江津进入重庆,从巫山离开重庆市境,沿途经过十余个区县。大体来讲,除长江未经县域中间穿过的永川与石柱外,这些区县的城区都是沿江发展。长寿,偏不走常规路线。

  造成长寿不往江边发展的缘由有许多,而是最重要的三个因素,莫过于沿江地带的地理条件、重庆最成熟的产业——化工产业、川楚白莲教起义影响。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几点,均有意无意影响着这个长寿城区的发展方向。

  城市里面夹着一峡谷,这样的情况在全国都没能找到几处。何况是人们印象中属于“平原”丘陵地带的长寿。

  桃花溪从明月山脉五华山段起源,经七个街镇进入长寿城区的西侧,在水流对该地长年累月地改变及原青砂岩断裂地质带的共同作用下,形成了现今成V字形的三洞沟峡谷。再经两公里长的三洞沟峡谷中,桃花溪最终汇入长江。

  峡谷之内,常常掩映在一片薄雾之中,与城市的景观交相辉映,如梦如幻,仿若仙境。沟内聚集岩洞、瀑布、深潭、峭壁、奇石,不愧有“两路桃花香七里,桃源三洞出仙家”美誉。

  三洞沟起始的一段,悬崖绝壁把整个峡谷挤成高差大、两侧狭窄的深谷状。整个峡谷底部与顶部落差达160米,形成多级瀑布。

  水流、高差、瀑布,天生就是水利发电最有利的几个因素。基于此,1934年,长寿企业家王绍级在三洞沟筹备修电厂,1937年长寿第一个水电厂在三洞沟二洞岩下诞生:恒星电厂(也叫光明发电厂),开始向河街、县城供电。抗战时,征用了该电厂,并于1941年重建,成为中国政府投资修建的第一座水力发电站。

  三洞沟中间及下游一段,地势相对开阔。峭壁之下,形成相对平缓之地,特别是临长江区域。三洞沟西翼的铜鼓山下,形成了河街(临河之街,实际上为长江)三道拐生活区;东侧一直延绵至龙溪河,坎下常称为关口一带。二者以桃花溪分割开来。三道拐一侧占尽天时地利,水运便利,建有码头,颇为繁华。

  也就是说,长寿沿江区域,恰好包含这三洞沟的尾部,有一部分平缓地区,城市可以在此修建。当人员饱和后,居住地寸土寸金时,甚至完全无法再拓展时,便只能重新择址建新城了。

  可惜历史永远是不随人的意志所改变。河街及关口地区还远未达到饱和之时,清朝发生了一场战争,改变了这座本该在长江沿线

  三洞沟西翼的铜鼓坎下,也就是现在的西岩观下,西岩观瀑布向下流过形成莱公溪汇入长江,莱公溪与桃花溪夹着的一小块三角地带,便是现今的河街与三倒拐片区,唐朝长寿县衙搬到长江边时便驻于此。

  后来,长寿县衙搬至山上的凤城,再后来,县政府搬迁至现今的桃花新城。一直是向北侧迁移,并未停留在沿江一带。城区的重心也跟着远离江边发展。

  看过李连杰电影《黄飞鸿2之男儿当自强》的应该对白莲教有印象,在阴暗诡异的场景出现的九宫真人和一个打灯笼的小女孩就是白莲教人。

  我们看现在的河街,基本的地貌未发生太大变化,明显的是,此地三面环水,于生活而言是相当便利;但于军事而言,易攻难守,敌军可从江边直捣城内,完全无法防备。就算河街周边建设城墙等防御设施,作用也不大,即:

  “前临陡崖,后拥重冈,表里巩固,实为形胜”城前面临着铜鼓、凤山陡崖,城后面拥着一重一重的山脊,似一只吉祥的凤凰。是个建城的好地方。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有鉴于此,清朝1802年,长寿县衙及城区主体搬入河街背倚的铜鼓山之上的凤城,城周用条石砌筑于悬崖之上,凤城,成为长寿的新城区。

  三洞沟峡谷的恒星水电站建成后,恰逢包括长寿在内的全国都面临另外一场战争袭来,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抗日战争全面爆发。随着战事吃紧,之类的物资短缺成为一个难题。

  为解决原料问题,1939年10月,国民政府在渝中区建立二十六兵工厂的筹备处,经多方查勘,几个月后,选择了距陪都重庆路途短、交通(水运)便利、有电力支持、取水便利等多方面优势的长寿新湾(关口)作为二十六兵工厂的建设位置。

  在意识到恒星水电站是现成的电站后,国民政府于1939年征用了三洞沟水电站,并加以改造。为二十六兵工厂供电。

  发展到后来,长寿滨江地带,形成了以河街为中心的化工生产集中区,河街下游的关口片区,有占地1500亩的长寿化工厂为龙头,安定纸厂、中原火柴厂、长风化工厂、重棉七厂环绕的产业链;河街上游片区,聚集着占地780亩的四川染料厂(川染)、4500亩的四川维尼纶厂(川维)、 制药厂、 长寿氮肥厂、长寿磷肥厂、三灵化肥厂、三峡水务污水厂。

  中心迁移到山上的凤城,但河街片区化工产业的兴盛,带来了这一带人口急剧增长,而且工厂的人,在那些年代,都是富有的人,于是片区迅猛发展,经济逐渐繁荣,河街再度繁荣起来。

  繁荣的背后,隐隐的忧患袭来,变得越来越不宜居。究其原因,困扰着河街一带的居民的空气质量问题始终未能解决,甚至愈演愈烈,每到各厂区排污之时,空气中弥漫着各种叫人窒息的味道,有时,清早起床,整个房间里面都一阵怪怪的味道。最怕的是冬天的,大雾之时,到桃花新城,都能感受到污染的滋味。或者车子经过晏家一带,高速上也无法开窗。

  富有之后,许多人慢慢搬离滨江地带,入住空气质量更好的凤城以内地区。另一个原因,不得不提三峡工程,长寿滨江地带淹没区的居民,逐步也向城内迁移。

  一是选择回到河街为主的滨江河街、关口、轻化路地区,拆迁各工厂,建设城市。难点在于,征收各大厂区,搬迁难度大,征收周期长,需要天量资金投入征收,再投入资金开展各大厂区的土壤修复治理。

  二是在凤城以北的桃花地区开辟新城区。好处是政府投入资金相对较小,远离污染源,空气质量相对较好。缺点是无法利用稀缺的江景资源,污染问题未根治。

  新的长寿城区,形成了东至桃花溪,西达菩提山、小菩提山,北越长寿高铁站,南临长江。再加上晏家工业园区,整个城区建成的面积,已是全市区县第一大城,哪怕传统印象中规模庞大的万州城、涪陵城的面积,都要略逊于长寿城区。

  天涯论坛流行之时,涉及到长寿的帖子,大部分都会提及污染二字,这算是长寿化工产业带来的负面影响。对于此,长寿近年解决的决心挺大。

  对于效益不好的企业,直接予以破产处理。2003年7月,曾位居全国燃料行业第二位的川染厂,被法院宣告破产。2006年6月,安定纸厂被裁定破产。

  对于城区周边的化工企业,按国家相关政策,化工入园。2016年底,拥有三千职工的关口长寿化工实现整体搬迁。2017年9月,长风化工厂决定整体搬迁入化工园区,预计今年底达到竣工投产条件。

  截至12月8日,长寿区2019年环境空气质量优良天数达291天,优良率85.1%,PM2.5平均浓度同比下降10.5%;长江、御临河、龙溪河长寿段水体稳定在Ⅲ类水质以上另一方面,搬迁后,剩余可开发土地。长寿也对此做相应的规划,特别是沿江地区,形成滨江长寿谷的发展计划。